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宇宙奇闻 >

【实拍】ufo击落美国核导弹 视频很清晰

类别:宇宙奇闻 | 来自:奇闻趣事 | 发布时间:2013-03-01 | 作者:WWW.QIWEN8.NET

  前美空军军官揭秘:外星生物关注人类核武

  2010年9月27日,UFO与核武器联系研究专家罗伯特?哈斯汀斯(Robert Hastings)与七位前美国空军军官,在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以自己在美国空军核导弹基地的亲身经历,见证UFO的存在以及其导致导弹系统关闭的事件。他们声明,地球上还存在着来自另外星球的生命,UFO真相是全世界每个国家的人们都需要知道并有权利知道的真相;他们也呼吁奥巴马政府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哈斯汀斯的父亲是美国空军高级军士长,1966~1967年时,哈斯汀斯全家曾驻留在蒙大拿州毛斯特罗姆(Malmstrom)空军基地,附近就是当时UFO常常出没的米尼特门(Minuteman)核导弹基地。1967年3月,哈斯汀斯亲眼见证了五架UFO出现在基地的导航塔的雷达上,这引发了哈斯汀斯日后几十年对UFO的研究。

  哈斯汀斯表示,他曾经见证过120多位前美军工作人员的证词,这些包括从1945年至2003年在核武器基地所经历的UFO的出现。1966年在北达科他州的米诺特(Minot)空军基地观察到一只UFO在导弹中穿梭时,发射几枚洲际弹道导弹的最后倒计时被莫名其妙地激活了,极度震惊的美国空军导弹官员们不得不立刻修改发射程序。

  同样的事情1982年发生在前苏联的乌克兰,当一个巨大的碟形UFO在导弹基地上空盘旋时,发射几枚导弹的最后倒计时突然被激活了。经过了可怕的15秒后,导弹恢复了等待状态。

  洛杉矶之战:UFO入侵

  1942年2月25日凌晨2点,离珍珠港事件发生后不到3个月之际,洛杉矶圣塔莫尼卡地区上空曾经盘旋不明飞行物,引得军方进入战斗状态,2小时内发射了近2千发炮弹。探照灯和炮火让洛杉矶夜空变成了白昼。但是天亮后,人们发现地上到处都是掉下来的弹壳,但是什么都没有击落。虽然有报纸声称那是日本飞机,但更多的人相信,那天晚上出现的是UFO。

  今年初,好莱坞将该事件改编后搬上银幕:科幻战争片《洛杉矶之战》(Battle: Los Angeles),该片把时代背景转移到现在,讲述了外星生物入侵地球、洛杉矶背水一战的故事。影片再次引发美国公众关于外星生物的热议。

  美军与外星生物武装冲突后发现“绿色血液”

  波多黎各是美国在加勒比海地区的一个自治领地,正式名称是波多黎各自由邦。根据ufoarea网站的报导,美军曾在波多黎各处理过许多外星生物出没事件,据目击者描述,曾多次发现绿色血液的外星生物。

  人们所熟悉的波多黎各“爱尔洋奎”(El Yunque)山区,是有名的雨林带,风景优美,热带植物广被,但它也是个神秘之地,数十年来发生过许多外星生物、大脚怪、UFO、人类离奇失踪等怪事。美国处理这些事件,多半派出菁英专案部队或由情报人员介入。甚至有目击者揣测,美国政府甚至可能采取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与外星生物接触,它很明显的在波多黎各建有秘密基地,由经过特别训练的人员处理外星生物问题。

  1984年2月19日晚上,据当时多家媒体报导,有UFO坠毁在爱尔洋奎山里。但美国政府对此予以掩饰并否认。据说,当时UFO与外星生物的遗骸由军方与安全人员运离波多黎各,送往美国本土……

  据美国驻波多黎各一位高级军官私下透露,在国家加勒比海雨林区,美军有一个赋有秘密任务的专案组,由15名士兵与3名军官,再加上其他单位的成员组成。

  这名军官说,事情大约发生在1984年2月16日凌晨一点左右,一群士兵开车到加油站买烟。当经过191号公路的拉寇卡(La Coca)瀑布区时,他们听见树丛里有怪异声音,就像有人重重地踩在干枯的枝叶上面一样。他们下了车,接着便发现,吉普车的引擎、灯光、无线电机乃至手上的石英表都在瞬间停摆了。

  黑暗中,他们感觉有人或是某种东西朝他们走来,怀疑是恐怖份子前来破坏政府设施。他们十分警惕,并发射了照明弹,但没有反应。接着他们向对方喊话,仍然没有任何回应。此时人人心生恐惧,现场的指挥官下令开枪,黑暗中他们似乎射中了什么。然后森林中的声音更加嘈杂,像是有人在逃跑——脚步重重地踩在树叶上。忽然间,一切都静止了,只有一片死寂笼罩着士兵们集结的阵地。

  士兵们奉命令四处搜寻,但是一无所获。几分钟后,所有的电器仪表又恢复运作。

  这名军官说:“士兵立即向基地反应,就在半个钟头后,爱尔洋奎山区涌进许多军警人员,到了半夜二、三点时,又来了一批人,个个身着白色反辐射与反污染的衣服,头戴防护罩,人们只能看见他们的眼睛。接着,我听见,他们在地面与树叶上发现绿色的奇怪液体,然后顺着踪迹,追踪到一个外人不知的地方,发现了某些东西。”

  这名军官言下之意,所谓绿色液体,就是士兵射杀那些不明物体所流出的血液。接着,那些士兵全被带回基地,接受严格的精神、医药检查,并报告事件的来龙去脉。他们的武器装备、衣服全被检验、销毁。到了早上,这些士兵全被解除军务,恢复百姓的身份。军方并告诫他们,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得对外透露他们当晚的遭遇。

  最后,这名军官透露关键的秘密:“是的,我告诉你们,美国政府与外星生物有正式的接触。在波多黎各,每一件事情都掌握在军方高层,它的陆、海、空与情报界都有参与,尤其是中情局的专案组。”

  七国代表叙目睹飞碟体验

  2007年11月12日中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家记者俱乐部,来自法国、英国、比利时、智利、秘鲁、伊朗和美国的前政府高层官员、飞行员及军事官员讲述了他们近距离接触UFO(不明飞行物)的体验。

  伊朗空军将领贾法利(Parviz Jafari)说1976年9月18日晚上11点,一个不明物体突然盘旋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上空。空军司令部派出F-4喷气机前去探查。当第一架喷气机的飞行员靠近这个发光体时,就与地面失去了联系,只好返回。大约10分钟后,贾法利驾驶第二架喷气机试图接近这个发光的不明物体。“我靠近这个物体,它闪烁着强烈的红、绿、橘黄和蓝光,非常明亮刺眼,以致于我根本无法看清这个物体。光闪得快极了,就像闪光灯一样。还有不同形状的四个物体分散在这个主物体的周围。每当这些物体靠近我的时候,我的武器就被卡住,无线电联络也出现混乱。”

  法国退役空军上尉杜波克(Jean-Claude Duboc)说,1994年1月28日在从法国港市尼斯飞往伦敦的法国3532班机上,他和其他几位机组人员在巴黎附近看到一个白昼飞碟。“这个物体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飞碟,我们在飞机左侧观察了一分多钟,其表观直径大约为1,000英尺,仿佛可与月球或太阳的直径相比。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庞然大物在仅仅大约10秒~20秒之内就消失无踪影了。”

  智利空军上尉布拉沃(Rodrigo Bravo)1988年,当一架波音737飞机靠近智利蒙特市机场跑道时,飞行员突然看见一大团白光,周围是绿色和红色的光。这团光正迳直朝飞机迎面移动,飞行员不得不急转弯,避免相撞。机场控制塔的工作人员也目睹了这一场面。

  1980年4月11日,秘鲁南部城市阿雷基帕的一个空军基地列队时,他们看到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因为这里是禁飞区,秘鲁空军飞行员马里亚(Oscar Santa Maria)接到命令,驾驶Su-22战斗机击落这个不明发光物。马里亚说:“当我靠近这个物体时候,发射了六十四颗炮弹。一些炮弹弹向地面,还有一些击中物体,但是却毫无效果。当距离飞碟大约300英尺的时候,我发现这个物体直径大约有30英尺,带有搪瓷的乳白色圆顶,金属底部宽阔,呈圆形。这个UFO没有发动机、没有排气装置、没有窗户、没有机翼、也没有天线。它不具备飞机所有的基本部件,也没有可见的推进系统。”那时马里亚才意识到这不是间谍机,而是飞碟,因为他驾驶的飞机快没油了,所以只好加速返回。他着陆后,这个飞碟在基地上空又停留了两个小时,基地上的每个人都看见了。

  2006年4月,英国奥尔德尼航空服务公司民航机长鲍耶(Ray Bowyer)在英吉利海峡的峡岛地区上空看到两个飞碟,他说,他在距离这个物件五十五英里观察了十五分钟。两个物体都呈平坦的飞碟形状,散发着明亮的黄光,光源来自于物体自身。当与飞碟相距12英里时,物体变得非常大,幸好他安全着陆。当时飞机上的很多乘客都看到了这两个物体。

  1980年12月26日午夜,美国空军退役官员潘尼斯顿(James Penniston)在一个安全基地外的森林中,目睹了飞碟。他说:“一个大约9英尺长、6.5英尺高的三角形的飞行器映入我们眼帘,这个飞行器平稳地停在林中的一小块空地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飞机,大约45分钟以后,飞行器发出的光越来越强,然后开始离开地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消失。”

  法国飞行员莱比斯(Jean-Claude Ribes)曾向法国军方组织COMETA提交过一份有关飞碟和国家安全的军方研究报告。莱比斯表示:“我个人认为飞碟现象应该受到严肃对待,毫无偏见地进行研究。也许有几种可能的解释,比如说罕见的大气现象等等,但是一些事件强有力地表明:这些真实的飞行器所具有的特点远远超过我们星球的能力。”

  外星生物觊觎人类完美基因

  尽管有大量的目击证据,但是UFO、外星生物对很多人来说仍仅仅是茶余饭后的笑谈。对此,UFO专家伯尼斯认为,各国政府对待UFO的态度是相当认真的,却刻意向公众隐瞒。“UFO也有政治性的一面。俄国人和中国人都认为这是一场三角战争,看谁能首先和外星生命做成交易。”

  他指出历届美国总统都知道UFO的存在,里根总统甚至在座机内追逐过UFO,并在冰岛和当时的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讨论外星生物入侵地球的可能。“你认为这只是建立在假设上的吗?”伯尼斯强调,如果仅仅是假设,里根总统不会在联合国也提出相同的论点。

  伯尼斯认为政府向公众隐瞒UFO真相主要原因是怕引起恐慌:“如果人们知道有外星生物在我们中间,长得和人类差不多,也许不会讲中文,但是和人如此相似以至于你很难区别。它们还能隐身、穿越时间、进入你的思想,这不令人毛骨悚然吗?”他说预防恐慌的最好办法就是视而不见:“当你被伤害时你甚至都没有感觉。”

  至于为什么外星生物频繁光顾地球,和萨拉斯不谋而合,伯尼斯也提出外星生物穿越宇宙来到地球是为了获得人类基因的理论,他说:“看看你自己,是多么完美,还未遭受核战争等等的摧残。”

  美国政府担心飞碟引民众恐慌

  卡拉翰(John J Callahan)于20世纪80年代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事件评估调查部担任负责人,任职六年。卡拉翰曾建议中央情报局官员告和美国公众,飞碟拜访过我们。但是中情局人员回应,“绝不能这么做,如果我们告诉美国公众存在飞碟的话,他们就会恐慌。”

  如果说美国政府担心民众看到飞碟恐慌,那么人类为什么会对外来的神秘飞碟感到害怕呢?是因为飞碟的设计者和使用者的科技水准远远超越了当今地球人的能力,还是人们固有的对宇宙空间的认知概念突然间遭受不可抗拒的冲击而感到难以承受,甚至惊恐?在科学家们探索飞碟之时,这些问题也同样值得人们去思索。

相关阅读:美国夜空频现"隐形UFO"疑为美军无人机


    发表您的感言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